<acronym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acronym> <sup id="uc8u2"></sup><acronym id="uc8u2"><center id="uc8u2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uc8u2"></sup>
<acronym id="uc8u2"><center id="uc8u2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uc8u2"></acronym>
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

吟唱歲月之歌的泉州古山寨

——

2019年08月31日 08:59:50 來源:泉州網
分享到:      
連理寨附近古道旁有“萬梅鄉”石刻
連理寨附近古道旁有“萬梅鄉”石刻  

  核心提示

  古山寨的故事,往往與當地的山巒一樣,有著一份崢嶸與神秘。這些古老建筑刻印滄桑符號的同時,還是一段歷史的印證物。南安一地有不少古山寨,如今它們多數在荒野中,吟唱歲月之歌。

寨王宮建筑大方端正
寨王宮建筑大方端正  

  葵山古寨 地勢險要

  古時泉州地域,清源山、羅裳山、紫帽山、葵山峰巒聳立,山間濃蔭蔽道,流綠滴翠。這四座山也被譽為泉州“四大名山”?轿挥谪S州鎮環山村,因為從遠處看過去,其山上的石頭形似葵花,所以得名,它為豐州境內最高峰?缴嫌兄鴥商幟鞔娛鹿こ踢z址,疑為冷兵器時代的山寨,寨中有古人傳遞報警信息所用的“烽火臺”, 如今那兒還殘留著焦炭、燒石的痕跡。當地人將之名為:鵝冠寨與夾燒寨。

  鵝冠寨、夾燒寨所處位置皆地勢險要、易守難攻。徒步前往兩寨,一路上奇石不斷,有如石筍,有如守望者,有如魚石,不少地方還須穿越密林,披荊斬棘。在有向導的情況下,從葵山下至少要步行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其中之一。目前兩處古山寨遺址,部分寨體保存較為完整,從外可見寨門、城墻、蓄水池等設施。山寨內皆設置有疑為烽火臺的建筑物。古時,兩處烽火臺能夠相互呼應、互相提醒。傳遞信息時,其東南邊的清源山、正南方的紫帽山皆能清晰可見。夾燒寨在東,鵝冠寨在西,兩寨雖地處不同峰頭,但兩者互為掎角之勢,這在冷兵器時代是尤為重要的軍事防御體系。

  步入兩座古山寨,我們發現,那些寨墻由大小不一的青石有規律地砌成,這些“防御墻”上滿眼都是歲月的斑駁痕跡,上面的青石經歷數百年風雨澆灌,而今愈顯古意濃濃。山寨內外四處雜草叢生,鐵芒萁遍布,一不小心就能在裸露的手腳上拉出一道血口子。這些野生植物像是在提醒你,小心!這里曾是兵戈林立、刀鋒森然的軍事堡壘。古山寨的石門多年無人踏足,安然停留于歲月之中。山頂處大石出齊平整,有數方凹槽積著雨水,疑似人為的古代蓄水池。而今它們如一面面天然鏡子,映照著天空與云彩。一棵苦楝樹與寨墻相互依偎,令人徒生羨慕之情。樹旁,野生的蘭花一簇簇獨自亭立,靈動的虎皮蘭點綴其間。寨下還有一山洞,里面水流潺潺。山寨地勢十分開闊,天氣好時,在山寨上遠望,可見洪瀨、豐州景色,令人心曠神怡。

  這兩座古山寨究竟是誰建的?史無記載。環山村人認為是古代村民自發興建的山寨。明末清初,社會動蕩,百姓生活安全無著。村民依山立寨、抱團取暖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。閩南古時多山寨,山寨間有古道連接,葵山的山寨也不例外,與其連接的古道曾為泉州通往永春、德化的驛道。因而,其防御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。距葵山直線約7公里的地方,為康美鎮蘭田村,其山巔之上在明末清初也有一座山寨——寶興寨。不難想象,曾經的寶興寨、鵝冠寨、夾燒寨與其他山寨一旦烽火相應,會是什么樣的壯觀場面。

  據環山村人介紹,夾燒寨人跡罕至,通往山寨的道路也幾近荒廢。該寨整體規模大,其規?晒⿺蛋偃司幼、生活,寨的東北邊即為馬甲鎮。夾燒寨正大門如今已然坍塌,但基本構造依稀可見。其內有著舊時房屋的墻體,以及當時在峭壁上開辟出來的小道。山中有著一處山洞,可深入百米,洞內深處被數塊大石橫堵。陽光燦爛時,有縷縷陽光從側面射入其中,山洞顯得十分神秘,其用處亦不得而知。南安文史學者王贊成曾在此發現了一些明代青花瓷碗的碎片。他認為,夾燒寨應是在明朝中晚期或更早之前修筑的。

  在夾燒寨面前,鵝冠寨顯得很“瘦小”。它的面積僅約為夾燒寨的四分之一。不過,鵝冠寨大門受到的破壞較小,現今依舊挺立。寨內同樣有一山洞,似為人工挖建,初步推測它曾經應起著民住、避險、避難、儲藏作用。古山寨之中有多處山石,疑被人為用火長期燒過,究竟為何如此,仍是個謎。山寨周邊有數處人為疊石,形似一處處瞭望臺,兼具避風之功效。

  據環山村人介紹,上世紀二三十年代,葵山的古山寨曾一度被土匪與國民黨占據。到了抗戰時期,兩處山寨內土匪、難民混雜居住,人數最多時甚至達上千人。
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葵山的這兩座古山寨漸被世人遺忘,只在偶爾有懷古人士尋蹤至此時,才會感嘆山寨在歲月歷練之后擁有的那份沉穩之美。

寨王許仁塑像
寨王許仁塑像  

  義軍營地 寨王傳奇

  南安康美蘭田村內有山,山巔之上有明末清初的寶興寨遺址,其南面還有分寨先鋒寨遺址。傳說,明末清初社會動蕩,百姓安居無著落,志士許仁在寶興寨聚義高舉義旗,吸收寨眾。許仁堅持“除暴安良”,在動蕩的時局下,周邊百姓對其大為依賴,義軍也因此不斷壯大。據說,寶興寨下有17個分寨,許仁義軍規模大、影響廣。

  然而,筆者未在《泉州府志》《南安縣志》等史書中查獲關于許仁義軍的記載,故這支起義軍的故事是否屬實,殊難判斷。不過,在寶興寨遺址處,早年就興建了一座寨王宮,用來奉祀寨王許仁,足見當地人對許仁義軍傳說深信不疑。閩南古時多山寨,但為寨王建造宮廟,確屬罕見。寨王宮的建筑大方端正,雄渾的氣勢下另有一份內斂。宮后一花崗巖巨石斜立人間,石上有一黑褐色“寨王印”,相傳是寨王許仁青年時受人威脅后,發怒一跺留下的腳印,算來也有數百年歷史了。

  寶興寨下方不遠,有一處“泉眼”。奇的是,這“泉眼”坐落在大約4米高的巨石之上,而且里面的泉水長年不涸,甚是神奇。漫步寶興寨,寨左與寨后各有護亭,亭中對聯寫道:“一灣碧水鱗波潺謐峰前繞;滿目青山翠竹松聲盤中蘊”“松柏盛,五虎嘯朝仰起雄風;翠竹附,尊獅吼顯威展英魂”。古時寨下相傳有一虎洞,每天虎嘯聲高低起伏,而寨王許仁猶如雄獅踞于山寨,又是何等威風凜凜。這兩副對聯寫出了寶興寨周邊的風光,并暗示了這里曾有的義軍故事。

  山寨曾經的人聲鼎沸早已遠去,而今漫步寶興寨,埕、道、亭皆十分干凈,風光清麗,有著一份難得的靜謐。在寨內,明崇禎年間留下的馬槽、古時山寨兵士的練功石、道旁的龜形石等物皆默然靜立,它們靜得讓人心情放松,靜得讓歲月更加嫻雅。

連理寨內的明代石室
連理寨內的明代石室 

  兩寨相連 唇齒相依

  南安霞美沃柄村,原名澳溪村,其四面環山,村內清溪流淌。沃柄村周邊最高山上有一古寨叫“連理寨”,當地人還稱它為“巖寨尾”。說起連理古山寨,最傳奇的當屬它的寨規:“入寨不殺人”。相傳,舊時該山寨曾有土匪長期盤踞,后亦有百姓遷入居住。為了維護寨中和平,阻止殺戮,民、匪相互約定:寨中嚴禁刀戈相向。死敵或仇家,不管有多大矛盾與冤仇,一旦進入寨內,便不能再相互戕害、行兇殺人了。這算是當年民、匪之間的一條鄉規民約。

  這個古寨實為兩個山寨組成,并用邊門連接,所以才被稱為“連理寨”,亦有兩寨唇齒相依的意味。而今,連理寨中的一寨舊址被改建為觀音院,其內奇石不少。從山寨遺址看,似乎在四方角落里曾有多個瞭望臺。另有一處開裂大石,如被劍劈一般,窄見之下不免驚心動魄。古寨有內寨與外寨之分,目前寨墻、寨門部分保存完好,面積各約一個足球場大小。據觀音院現主持法凈講述,連理古寨與北宋名相韓琦的母親連理有關。在泉州,生韓宮、連理巷、七里庵等皆與韓琦及其母連理有關。而這連理寨傳說為連理年輕時獨自居住過的地方。相傳,連理曾至此地,本欲跳崖自盡,卻被一位尼姑所救,于是隱居于連理寨一段日子。此說法的真實性無從考證,但連理的惟美故事流傳甚廣,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沿寨下山,在舊時的古道上有一方“萬梅鄉”古石刻,石上另有“坡山書”字跡。沃柄自然村原屬云臺,唐末五代時期,該地以種植萬畝楊梅而揚名于外,曾被當時的泉州刺史王延彬稱為“萬梅鄉”。據傳,王延彬曾在云臺附近蓋“云臺別墅”“望梅亭”,開辟梅村十里。每年楊梅成熟之時,王延彬便會邀請當時在泉州招賢館中寓居的名士、賢達一起到云臺賞梅,并且賦詩、酣飲,好不痛快。

“義和門”三字據說鐫于明萬歷十九年(1591年)
“義和門”三字據說鐫于明萬歷十九年(1591年)  

  義和之寨 以和為貴

  關公寨位于一處山峰上,又名“義和寨”,其地歸屬南安官橋鎮嶺兜村。嶺兜村位于梅花嶺南麓,是革命老區。義和寨寨門上有古樸刻字“義和門”,據說鐫于明萬歷十九年(1591年)。一棵高大的榕樹攀上了正面的寨墻,其根須如同無數爪子牢牢抓緊墻石,給人以生命堅韌的感覺。

  義和寨內怪石錯疊,石上布滿斑斕的歲月之痕。寨中有一古廟,守廟老人稱:此山名為“籍山”,該廟所奉之神為關羽,此地流行關帝信仰,故這里寨子古名關公寨。義和寨古時曾有一方摩崖石刻名曰“有鳳來儀”,可惜早年被人盜走。

  對于義和寨名稱來歷,民間傳說:李世民登基不久,派遣了大將程咬金到此平叛。程咬金擒得三賊首,鑒于他們沒傷害過人命,程咬金以和為貴,只嚴厲訓責令他們痛改前非,便予以松綁。三賊首感恩,率眾加入唐軍。程咬金也把此地山寨名稱改為義和寨,并派兵扎守。后來,該寨在當地村民抵抗倭寇入侵時,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流光一瞬,華表千年。歷史長風掠過,在義和寨里,無數世人的夢想與故事似乎盡皆凝固在了青石之間。

葵山上的夾燒寨寨門
葵山上的夾燒寨寨門  

  古寨歲月 千載不朽

  在閩南,古山寨遍布各地,那是不同時代的物證。在美林,有覆鼎寨、金雞寨、許連寨、九札寨、尾寮寨、草圈寨;在羅東,有梧毛寨;在康美,有太平古寨;在洪瀨,有石尖寨、石乳寨、太湖寨、和庵寨、高山寨、六捆寨、大湖寨、尖山寨、撲船寨、鐵尖寨、石寨、蛟龍寨、虎硿寨、雞屎寨等,真是難以窮盡。

  也許,古山寨的故事不會隨時代變遷而褪色;厥坠艜r歲月,先民憑借大自然的天險,不懼千辛萬苦,時刻守護自己家園的精神令人感動。而今,那些地方遺留下來的巨巖碎礫、殘垣斷壁,無不在訴說著曾經發生在那兒的故事,或平和,或喧囂。這種穿越時空的訴說,是歷史帶給我們的新的沖擊。(記者 吳拏云 通訊員 洪少霖 方怡萍 文/圖)

新沂| 神木| 临汾| 泗洪| 天长| 湘潭| 定州| 安徽合肥| 长治| 阳春| 遵义| 葫芦岛| 清远| 绥化| 柳州| 伊春| 萍乡| 克拉玛依| 临汾| 余姚| 北海| 邵阳| 霍邱| 荣成| 洛阳| 衢州| 怒江| 汉中| 五家渠| 昭通| 滁州| 鸡西| 海东| 萍乡| 许昌| 五指山| 济源| 杞县| 临沧| 长葛| 汉川| 大连| 仙桃| 临沧| 丽江| 福建福州| 宁国| 鄂尔多斯| 榆林| 河北石家庄| 阿勒泰| 五指山| 天长| 禹州| 朝阳| 和县| 青海西宁| 库尔勒| 烟台| 新泰| 漯河| 宁国| 海拉尔| 鄂尔多斯| 四平| 天门| 醴陵| 湖南长沙| 抚州| 双鸭山| 神木| 神木| 淮南| 正定| 铁岭| 河北石家庄| 肥城| 莆田| 十堰| 萍乡| 承德| 亳州| 济南| 吉林长春| 大理| 金坛| 景德镇| 昭通| 仁寿| 赤峰| 贵州贵阳| 信阳| 张家界| 定安| 温州| 仁怀| 营口| 黑龙江哈尔滨| 赵县| 佳木斯| 石狮| 洛阳| 湖南长沙| 玉溪| 中卫| 四平| 宁波| 遂宁| 新沂| 乐清| 临汾| 清远| 怀化| 仁怀| 泗阳| 巢湖| 遵义| 宁夏银川| 德阳| 镇江| 十堰| 长兴| 绥化| 三门峡| 雄安新区| 荆州| 海西| 肇庆| 汉川| 鹤壁| 滁州| 白沙| 钦州| 河南郑州| 大庆| 宝鸡| 株洲| 临猗| 琼中| 果洛| 黄南| 章丘| 西藏拉萨| 益阳| 黄石| 三明| 桓台| 自贡| 平顶山| 吉林| 通辽| 保亭| 惠东| 柳州| 蓬莱| 临夏| 淮安| 海拉尔| 吉林长春| 东营| 海西| 温岭| 鹤岗| 益阳| 宜都| 衡水| 随州| 永州| 南充| 湘潭| 定州| 四平| 马鞍山| 五家渠| 漯河| 平潭| 平顶山| 庄河| 临海| 焦作| 洛阳| 宜都| 武安| 昌吉| 晋城| 阿克苏| 克孜勒苏| 亳州| 岳阳| 黔西南| 澳门澳门| 桓台| 丹阳| 淮北| 萍乡| 南阳| 吉安| 三明| 九江| 固原| 禹州| 济宁| 巴中| 商丘| 普洱| 明港| 潍坊| 鹤岗| 长兴| 松原| 中卫| 阿拉善盟| 抚顺| 芜湖| 公主岭| 连云港| 牡丹江| 驻马店| 广西南宁| 灵宝| 项城| 常德| 广元| 金昌| 菏泽| 惠东| 肇庆| 濮阳| 鸡西| 襄阳| 汉川| 铜川| 临猗| 南通| 云南昆明| 汕尾| 迪庆| 阿里| 三明| 铁岭| 河南郑州| 漯河| 抚州| 广安| 株洲| 牡丹江| 营口| 吉林| 鄢陵| 改则| 中山| 清徐| 三沙| 渭南| 泰州| 怒江| 枣阳| 安吉| 嘉善| 三明| 义乌| 仙桃| 咸宁| 岳阳| 南京| 齐齐哈尔| 新沂| 长垣| 玉林| 黄冈| 厦门| 邳州| 宁国| 西藏拉萨| 南阳| 招远| 莱州| 厦门| 三河| 庆阳| 鞍山| 邹城| 海拉尔| 安徽合肥| 阿拉善盟| 茂名| 日土| 安徽合肥| 德州| 宝鸡| 昌吉| 改则| 宁夏银川| 乌海| 吉林| 宜昌| 韶关| 汕尾| 大庆| 阿勒泰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