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acronym> <sup id="uc8u2"></sup><acronym id="uc8u2"><center id="uc8u2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uc8u2"></sup>
<acronym id="uc8u2"><center id="uc8u2"></center></acronym>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uc8u2"></acronym>
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<rt id="uc8u2"><small id="uc8u2"></small></rt>
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

定期向主子匯報?港媒揭亂港頭目六招通美煽動暴徒

——

2019年08月19日 11:52:08 來源:中國新聞網
分享到:      

  中新網8月19日電 據香港《文匯報》報道,香港每一次陷入亂局,都讓市民清晰看到亂港人士的嘴臉。早于2011年,維基解密曾公開的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的機密電文就證實,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、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、前香港特區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,不時向美國駐港領事“匯報”最新的政治情況。連同民主黨何俊仁,在這次“反修例”中的角色都異常積極。

8月17日下午,“守護香港大聯盟”和香港市民在金鐘添馬公園發起“反暴力·救香港”大集會。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

  他們在未成氣候時已主動現身不同游行示威為“反修例”聚“人氣”,四出赴外國去唱衰修例,不外出時也利用自己已有平臺去誤導香港市民、接受外媒訪問去影響國際社會對修例一事的觀感等。

  在事件令香港陷入難以收拾的亂局時,有關人等更為暴徒的暴行開脫,甚至提供平臺讓他們“大放厥詞”。而由2月至今亂港頭目們在“反修例”亂局上的那些“功勞”,更可讓大家看清楚到底是誰在操控、破壞香港社會。

  【第1招】頻頻密會 陰謀亂港

  在“反修例”期間,黎智英頻頻與一眾反對派人士,尤其是陳方安生、李柱銘、何俊仁會面商議,更被發現8月初與上述眾人及神秘外國男子“飯聚”,期間黎智英更被指曾大聲說: “Welcome to HK and well done with the situation!(歡迎來香港,對現時局勢做得很好!)”不少政界人士均批評,有關人等勾結外國勢力搞亂香港,野心明顯。

  除了這次明目張膽的聚會,黎智英在家中也常有飯局宴請陳方安生、李柱銘、何俊仁等人,而且每次都在大事發生的前后。

  其中,4月18日黎智英就請李柱銘、陳方安生到家中,而前一日就有修訂《逃犯條例》有關法案委員會的首次會議,當日會議在民主黨涂謹申主持下無法進行;5月10日黎智英又與陳方安生及民主黨等人會面,而翌日就有法案委員會和由涂謹申主持的“山寨會議”同時開會;5月15日,黎智英又與何俊仁等人會面,翌日就有建制派與反對派就修例的磋商會,但最終火速完會,未有共識。

  有關見面“飯聚”其后仍有陸續進行,眾人會面頻密,最近一次要數前日,黎智英又在其寓所宴請李柱銘、何俊仁、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等,而18日則是“民陣”的游行,令人質疑有關人等是否每次會面都在大談亂港策略。

  【第2招】赴洋述職 唱衰修例

  亂港頭目們最常用的一招就是赴外國去唱衰修例、唱衰香港、唱衰中國,再勾結外國勢力,借當地個別人的發言,以此代表“國際看法”,企圖影響香港社會。

  其中,陳方安生尤其“積極”。在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“一聲令下”,陳方安生、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、“專業議政”立法會議員莫乃光,立即跑到美國11天,與美國律師會公會代表會面,抹黑修例。他們還獲得美國副總統彭斯簡短接見,引述對方稱“非常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”云云,同時又與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人員會面,繼續抹黑修例,為對方提供“彈藥”。

  5月13日至18日,陳方安生再與郭榮鏗跑到德國柏林及漢堡,繼續抹黑修例。李柱銘也和常與黎智英“飯聚”的李卓人于5月4日至17日展開所謂“美加之旅”,到紐約、華盛頓等四出唱衰修例、唱衰香港,其中李柱銘更出席美國國會中國委員會(CECC)的所謂“聽證會”,負責阻撓《逃犯條例》有關法案委員會開會的民主黨涂謹申,更急急飛往美國,趕著與“美加團”一起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,被社會揶揄是“要向主子匯報”。

  除了上述各人,黎智英當然也獲美國的高官高規格接見。7月,黎智英展開美國之行,作為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,竟先后獲美國副總統彭斯、國務卿蓬佩奧和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,及多位參議員接見,不禁令人狐疑有關人等和黎智英有何緊密關系。黎智英更揚言,“感受到美國的支持”,并鼓吹對方要“支持港人”等。

  【第3招】濫用媒體 煽仇抹黑

  黎智英作為壹傳媒創辦人,在決意“反修例”一事上,當然有《蘋果日報》等平臺的配合,除了《蘋果》一早將《逃犯條例》修訂抹黑為所謂“引渡惡法”,黎智英也一再于《蘋果》上撰文抹黑修例內容,以危言慫恿市民上街。

  《蘋果》甚至還出面于6月9日的游行當日,備了7500把黃雨傘鼓動市民去領取,嘗試以此勾起市民2014年有人以傘對抗警察的記憶。

  黎智英有其平臺,何俊仁也在網上有個節目,并一再邀請“泛民金主”黎智英做嘉賓去講時政,例如6月6日,黎智英就借其網臺呼吁市民于6月9日上街反修例;6月20日黎智英又在其節目講“反修例”的“抗爭行動”,及特首林鄭月娥在事件上的責任云云。至8月18日相對近2個月亂局“和平”的游行之前,黎智英在早3日才于何俊仁的網臺節目中講以“和理非”方式游行,可見有關人等的操控情況。

  【第4招】巧立名目 大玩誤導

  除了赴外國唱衰修例、在自己的媒體和節目上大肆抹黑,有關人等也廣泛利用不同平臺攻擊修例一事。

  在香港各大媒體唱衰修例誤導香港市民已非新鮮事,他們更曾向外媒大肆講述主觀意見,誤導觀眾的客觀理解。黎智英曾到香港外國記者會唱衰中央政府、唱衰香港、唱衰修例,乞求國際關注,當日李柱銘也有現身。

  他還在不同時期或唱衰修例,或鼓動國際支持“抗爭”,也有在《日經亞洲評論》、《紐約時報》撰文唱衰修例。

  李柱銘也在《華盛頓郵報》撰文稱修例是對香港法治最壞的侵害,并接受《紐約時報》、《衛報》等訪問;陳方安生也有接受BBC、彭博等訪問,企圖多方面影響國際間對修例一事的觀感。

  此外,由于李柱銘和何俊仁還有法律界人士的身份,他們在4月就曾借“法律界選委”名義,去發聲明反修例;8月的所謂“法律界黑衣”游行中,也有李柱銘和何俊仁的身影,去為被檢控的暴徒撐腰。常與黎智英“飯聚”的公民黨余若薇等人也有參與。

  至于陳方安生,由于曾任高官,在8月初的所謂“公務員集會”上也有角色,雖然當日有身份不同的人士在場,但陳方安生就贊揚出席的“公務員”有“良知勇氣”云云。

  【第5招】帶隊監控 主導搞事

  亂港頭目們,F身于有關修例的游行,在“反修例”還未成氣候之前已頻頻發功。其中,作為傳媒老板的黎智英多次主導游行,常常在隊頭帶領游行隊伍,相當出位。

  其中,在3月31日的“民陣”游行,黎智英就無理無據將修例與新聞自由掛鉤。在4月底的“民陣”游行,中途插隊的黎智英最后在隊頭如總指揮般叫大家“走快點”。5月10日,“民陣”在立法會外搞集會時,黎智英又有現身,一個傳媒老板如示威?桶闼奶幊霈F,令人質疑是要為有關“反修例”行動聚人氣。

  至6月9日游行人數急增之時,黎智英與李柱銘當日就在隊頭拉橫額游行去“見證成果”,陳方安生和何俊仁也有參加;至6月16日再游行時,兩人又再次于隊頭拉橫額游行,在“反修例”一事的角色非常明顯。8月18日的游行中,黎智英、何俊仁又再手持大橫額帶隊。

  【第6招】砌詞縱暴 攻擊法治

  這次“反修例”中的一連串暴力沖擊,令社會感到憂慮和痛心,但黎智英等人卻一再包庇暴力、為暴力撐腰。

  黎智英7月20日曾在《蘋果》的網上平臺上與3名所謂“前線抗爭者”對話,又稱自己對他們很“佩服及鼓舞”,是他們的“支持者、跟隨者、同行者”。有關平臺讓這些所謂“抗爭者”大講自己的“策略和理念”,讓他們為自己的暴力行為辯解。

  此外,《蘋果》在一連串沖擊后往往挑剔警方的執法行為,對暴動暴行卻鮮有批評,都是利用不同方式去包庇暴力。

  陳方安生雖然說“不希望”示威者用暴力,但同時又稱“為什么這次會令年輕人覺得別無選擇要用暴力呢?”另一方面,為了替一連串行動“找個說法”,陳方安生出任董事的“公民實踐培育基金”,聲稱要委托已被香港大學踢走的“香港民意研究所”撰寫“民情報告”,令人質疑是想制造既定說法。

  李柱銘也有為暴徒開脫,例如在暴徒闖入立法會作破壞行為后,他就撰文質疑這是警方“棄守立法會的大陰謀”,令“反修例”一事“蒙上暴力陰影”云云。(完)

张家口| 永新| 鄢陵| 桐乡| 清徐| 阳江| 晋城| 嘉峪关| 黔南| 宁德| 信阳| 焦作| 曲靖| 浙江杭州| 吐鲁番| 广汉| 海西| 汝州| 大庆| 四川成都| 邢台| 怒江| 苍南| 山西太原| 通化| 临汾| 承德| 廊坊| 宁夏银川| 阿克苏| 昭通| 阿拉善盟| 安顺| 清徐| 文山| 常德| 许昌| 垦利| 威海| 库尔勒| 周口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渭南| 商洛| 莒县| 台北| 徐州| 龙岩| 燕郊| 周口| 邹平| 宿州| 武安| 齐齐哈尔| 揭阳| 芜湖| 四川成都| 迁安市| 长兴| 大庆| 呼伦贝尔| 项城| 如皋| 锡林郭勒| 景德镇| 雅安| 巴中| 日土| 廊坊| 泗洪| 南阳| 荆门| 泗洪| 鹤壁| 雅安| 临沧| 兴安盟| 资阳| 吕梁| 西双版纳| 博尔塔拉| 赣州| 陇南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姜堰| 三沙| 亳州| 阿勒泰| 桓台| 莆田| 宁夏银川| 阿勒泰| 金昌| 信阳| 燕郊| 宜宾| 溧阳| 灵宝| 三明| 德宏| 大庆| 河源| 海安| 阿坝| 南京| 泗阳| 鸡西| 如东| 通化| 临夏| 德宏| 鄢陵| 江苏苏州| 阿坝| 遂宁| 阿里| 潍坊| 南通| 山东青岛| 通化| 中山| 文山| 石嘴山| 邵阳| 玉林| 平凉| 天长| 柳州| 濮阳| 朔州| 盐城| 禹州| 丽水| 株洲| 贺州| 盐城| 柳州| 焦作| 盘锦| 芜湖| 东海| 清徐| 洛阳| 永新| 阿坝| 大理| 广汉| 顺德| 宣城| 毕节| 九江| 文山| 吉林| 吉林| 澳门澳门| 亳州| 邢台| 泸州| 连云港| 菏泽| 日照| 阿里| 日土| 云南昆明| 赵县| 通化| 张家口| 锦州| 莒县| 洛阳| 霍邱| 贵港| 济南| 瓦房店| 绵阳| 诸城| 海东| 洛阳| 临海| 沧州| 伊春| 高雄| 德清| 庄河| 上饶| 永州| 铜川| 章丘| 宁国| 黄山| 崇左| 大丰| 瓦房店| 龙口| 莒县| 钦州| 南平| 舟山| 任丘| 烟台| 铁岭| 安岳| 寿光| 安庆| 抚顺| 梅州| 保定| 惠东| 巢湖| 天长| 澳门澳门| 黄石| 南阳| 玉林| 临海| 神木| 大兴安岭| 吉林| 株洲| 深圳| 泰安| 绵阳| 昆山| 大理| 咸阳| 毕节| 潍坊| 诸城| 乐清| 和田| 益阳| 双鸭山| 琼海| 鹤岗| 白山| 永康| 抚州| 乌兰察布| 通化| 周口| 株洲| 博罗| 甘南| 蓬莱| 淮北| 金坛| 兴安盟| 定州| 茂名| 湘西| 自贡| 天长| 汉川| 新泰| 甘南| 明港| 铁岭| 濮阳| 六盘水| 伊犁| 林芝| 阳泉| 鄂州| 河北石家庄| 白城| 山东青岛| 高密| 安顺| 遵义| 佳木斯| 桂林| 昌吉| 抚顺| 枣庄| 章丘| 青海西宁| 醴陵| 三明| 潍坊| 孝感| 亳州| 临猗| 海宁| 宝应县| 黑龙江哈尔滨| 萍乡| 广饶| 抚顺| 莆田| 遵义| 宜春| 常德| 乐平| 博罗| 乌兰察布| 云南昆明| 三河| 运城| 铜仁| 招远|